昆明 切换城市

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:

    热门
    城市

    彩云资讯

    发布投稿
    客服热线13888687795

    从张艺谋到马伯庸,为什么都爱它?

    2022-12-21 19:27:11

    阅读:324

    评论:0

    [摘要] 一骑红尘妃子笑,“有”人知是荔枝来。近日,马伯庸小说《长安的荔枝》官宣将拍电影,该片是继《古董局中局》后马伯庸第二部小说被搬上大银幕。马伯庸形容这是一部唐朝打工人“一世功成万头秃”的社畜打拼史。故事讲述了大唐长安城的小吏李善德在阴差阳错下,接下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——在杨贵妃诞辰前,从五千里外的岭南把新

    一骑红尘妃子笑,“有”人知是荔枝来。近日,马伯庸小说《长安的荔枝》官宣将拍电影,该片是继《古董局中局》后马伯庸第二部小说被搬上大银幕。

    马伯庸形容这是一部唐朝打工人“一世功成万头秃”的社畜打拼史。

    故事讲述了大唐长安城的小吏李善德在阴差阳错下,接下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——在杨贵妃诞辰前,从五千里外的岭南把新鲜荔枝运到长安。可是荔枝三天就变质,“一日色变,两日香变,三日味变”,为此他想尽方法,拼尽全力完成使命。

    杨贵妃爱吃荔枝在唐史里广为流传,她的故事也多次被拍成影视作品,而以跨越五千里运送鲜荔枝的角度来重现大唐风貌,视角颇为新奇。

    唐朝被视为中国古代文明的黄金时代,经济、文化、贸易繁荣昌盛,令许多人心生向往,电影创作也常把背景设定在鼎盛的大唐。不仅《长安的荔枝》,今年已有多部不同视角的唐朝题材电影启动制作。

    导演曹盾和编剧马伯庸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后再度联手创作《敦煌英雄》,也再次重回大唐。该片取材自沙州(“敦煌”旧称“沙州”)军民归唐风云史,聚焦安史之乱后,沙州军民在汉民张议潮的带领下,穷尽一切抗击分裂势力,最终使沙州回归大唐的英雄传奇。

    追光动画的“新文化”系列首部动画电影《长安三万里》以大唐节度使高适和诗人李白为主要人物,将集中展现大唐诗人、艺术家、爱国将领们的壮志豪情。

    同样是古装历史题材,唐朝题材电影虽然在数量上不及明清题材,近十多年来已经明显出现增长趋势,《我的唐朝兄弟》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《画圣》《狄仁杰之神都龙王》《刺客聂隐娘》《大唐玄奘》《妖猫传》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》等唐朝题材电影接连出现,其中许多作品都产生了一定影响力。

    跟着电影重回大唐,唐朝的魅力到底有多大?

    他们的大唐梦

    “长安城实际上超越了时代,是一个存在于中国人心目中的永恒之城,给它写一部传记也是我的梦想。”

    马伯庸的小说和同名剧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都呈现了对盛唐长安城的美好想象,他说,“全世界的不同种族、不同的文明信仰、不同的习惯和习俗,同时汇聚到一个城市里来,是一个非常壮观,让人觉得美好的地方。”

    马伯庸专情历史,也钟爱唐史。在他的小说改编影视作品里,除了唐玄宗时期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还有武周时期的《风起洛阳》,围绕武则天明堂玉佛头展开古玩秘史的《古董局中局》。另外,《长安的荔枝》也正在开发同名剧版。

    国内著名导演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徐克、侯孝贤对唐朝都有无限崇拜,都拍出了他们心目中的大唐,也在唐朝故事里进行艺术化的探索。

    张艺谋曾表示,希望借助大唐盛景,增强《十面埋伏》的视觉效果和想象空间。片中的重要宏大场景——牡丹坊完全凝聚着张艺谋对唐朝的华丽构思。章子怡饰演的小妹在牡丹坊表演的《仙人指路》《佳人曲》等水袖鼓舞,也借鉴了敦煌壁画的飞天造型。

    为拍《妖猫传》,陈凯歌决定花六年时间,在襄阳的550多亩园地建造一座恢弘唐城,打造了长安城街景、白居易居所、陈云樵宅邸、胡玉楼、花萼相辉楼等唐代建筑。

    陈凯歌向往遍布文人雅士、文化艺术兼容并包的唐朝。他曾说,“我要是在唐朝拍电影,会比现在好...用什么替代爆米花大片,用什么证明我们在进步,可能跟绚烂多姿的唐文化连接,才能有新的途径、新的道路开辟出来。”

    徐克导演三部《狄仁杰》系列电影,在他心中,“这个浪漫的唐代和充满诡秘色彩的侦探题材是我两大爱好,而偏偏狄仁杰,这位举世触目的神探和武则天,这位独一无二的女皇帝,却在同一个朝代出现。对于我来说,真是天作之合。”

    起初,为构建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里的盛世大唐,徐克团队结合真实历史资料,并发挥空间想象,绘制一张“洛阳城地理分布构想图”,设计出了通天浮屠、无极观、鬼市、大理寺、后宫、明堂等洛阳地标建筑,重现神秘与浪漫的唐朝。

    “唐朝在中国古代历史里,是一个最动人的,女性位置最高的一个朝代。”侯孝贤导演着迷于唐代里的传奇女性故事,被“一个人,没有同类”的聂隐娘所吸引。

    为了让《刺客聂隐娘》尽可能接近唐代的真实风貌和韵味,他潜心研读唐史,把《资治通鉴》、初唐小说、新唐书、旧唐书看了个遍。编剧朱天文回忆,“侯孝贤拍此片老在说,恨不得有个时光机器去到唐朝看一下,他就会拍了。”

    影片最终用如同中国传统绘画的视觉效果和美学意境,呈现了一个充满写意美感和人文韵味的唐朝。朱天文不吝称赞,形容《刺客聂隐娘》拍出了唐的想象共同体——“这次侯孝贤的框之外,不是真实世界的唐,却是诗词歌赋自古以来无数人想象里的唐。”

    回到大唐,看什么?

    在大多数唐朝题材电影里,或帝王将相,或各界名人,充满传奇化的人物和他们戏剧性的经历。

    “狄仁杰”系列将历史上的狄仁杰打造成“东方的福尔摩斯”,将武则天大胆塑造成反派形象;《妖猫传》虚构杨贵妃被活埋的历史,追溯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真相,汇聚白居易、李白等文人雅士。

    在表达形式上,如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》和《妖猫传》都是以唐朝历史背景为包装,用悬疑推理、奇幻魔幻的类型以及离奇的故事情节来表现,如《大唐玄奘》《画圣》《王勃之死》等片,则以写实风来讲述唐朝的名人名事。

    电影化的《长安的荔枝》,或将有别于以往唐朝历史电影的样貌。因为马伯庸一向擅长用现代化的思维来探索历史题材的可能性,小说《长安的荔枝》也是如此。

    一方面小说取材于历史,有着对唐代职官机构和唐代南北地理复杂空间的详细描述,也出现了诗人杜甫、宰相杨国忠、杨贵妃等真实历史人物。

    另一方面,书中很多故事内容都带有现代性色彩。李善德误打误撞成为“荔枝吏”后,他规划交通工具和路线,提高运送速度,同时在荔枝保鲜上想尽办法,最终将本应三日变质的荔枝争取到十一天的时间。很多情节其实能与当下的物流快递情境相呼应。

    书中既有李善德在岭南找寻新鲜荔枝遇到的江湖事,也从运送荔枝这桩差事里折射出庙堂之上暗流涌动的权谋争斗,读者也能从中联想到现代职场生活里的利益博弈。

    《长安的荔枝》的故事有以小见大,以古鉴今的特色,和以往围绕帝王将相、围绕文人韵事展开的唐朝题材电影里的故事都不同,不是悬疑奇幻类型,也不是历史传记,有可看性和新鲜感,期待电影成片最终的呈现。

    唐朝的历史和文化,唐朝的传奇人物和故事,为电影提供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,在虚实交织的银幕光影里,观众将看见更多大唐风采。


    人已打赏

        ×

  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  打赏金额
        • 1元
        • 2元
        • 5元
        • 10元
        • 20元
        • 50元

  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  ×

  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  加载更多

        打赏成功!

        感谢您的支持~

        打赏支持 喜欢就打赏支持一下小编吧~

        打赏金额{{ds_num}}
        打赏最多不超过2000元

        收银台

        订单总价0.00

        剩余支付时间:000000

        手机扫码支付

        使用支付宝、微信扫码支付

        余额(: ¥)
       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,请尽快设置支付密码 去设置
        其他支付方式